第二十二章事后

史诗儿说完,章季氏就知道自己完了,就算自己不懂政治,也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。

自己爹娘已经去世,嫂子和自己不亲,丈夫对自己也不好,没有人会为自己出头的。

章季氏越想越急,越想越气,终于喉咙一甜,一口血就喷了出来。两眼一番,晕了。

众妇人这才从震惊中回神儿,连忙叫太医。眼看着这场花宴是办不成了,史诗儿也告辞回家了。

回到荣国公府,挥退了下人,史诗儿直接扑倒在床上,静静地躺着。

她知道今天自己还是冲动了,可是自己忍不住。不说贾代善如何,就是对于古代的武官士兵,自己是同情的。

他们太受排挤了,将军职位高的还能好些,低的都很难娶到老婆。明明靠命去拼一切,却没有多少人把他们放在眼里,武官还能好说些,文官里的大部分都不会把他们的命当回事儿。

自己的话对于章季氏来说还是狠了些,可自己的话也不仅仅是只说给她听的,贾家需要完美的转型,就不需要太多的敌人,就是中立都是好的。

不提史诗儿在那里叹息沉思,就是柳氏也听到史诗儿回来时的脸色不太好。

“关嬷嬷,去把王嬷嬷找来,怎么了这是?”

“是”

过了一会儿,关嬷嬷挥帘儿进来了,“老夫人,王嬷嬷过来了!”

“今天赏花宴发生什么了?”

“回老夫人的话,没发生什么事。”王嬷嬷谨记史诗儿的话,老夫人情绪不宜太大。

柳氏定睛的看了一会儿王嬷嬷,王嬷嬷低头不为所动,半晌,柳氏开口,“是个忠心的,说罢……你瞒不住!

王嬷嬷知道这是真话,绝不是虚言。思量一下,便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了柳氏听。

没有一丝的夸张,柳氏让关嬷嬷找她也正是因为她的这种实诚。

说完了,柳氏依旧没有说话,等了一会儿,才挥挥手,“下去吧!”

“是,老奴告退!”

屋内,柳氏没有说话,她身边的嬷嬷也没有说话,静了好久,柳氏才说,“还是不足!”

“奶奶今年十七。”关嬷嬷搭腔。

“还需磨练。”

“奶奶是个好的。”

叹了一下,“是个好的!”柳氏从椅上要起身,关嬷嬷近身搀扶,柳氏摆手,“赔礼备好。”

“都办妥了!”

坐在塌上,“你办事我放心!”顿了一下,“先下去吧!我要休息了!”

再说史诗儿这儿,除了一开始的不适和不舒服,也慢慢地把事放下了。本就不是什么自怨自艾的人,哪里有那么多的悲伤春秋!

要是章季氏真是一个可怜的或善良的,自己还真的会有太多的不安,不过一个蛇蝎心肠的人物,自己难过一会儿也就释然了,就当是为社会除害吧!

唤来王嬷嬷去把孩子抱来,自己的小心肝儿,今天可是没怎么见到。

抱着孩子,心里是一片柔软。来到了这里这么久,只有怀里这不知世事的婴孩儿,才是这时空里和自己最近的人。

求票票啊!卖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