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骂

“我这人眼里可不容沙子,这有的人啊就是太高傲太自大,整整一年是谁请都请不出来,这可真不是一般的高贵啊!”

章季氏一字一字的说完,整个花园鸦雀无声,没有人说话。史诗儿气坏了,自己有多么多么好贵,这话能乱说吗?

其她人也愣了,这章季氏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,这有些话能乱说吗?史诗儿的情况谁不知道啊?真以为这样就能挑拨了吗?这个模样哪里有一点名门大户的风范。

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。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只猫啊!

“章季氏,”略微停顿了一下,“你的女则女戒的白读了吧!如此长舌可范戒了!”

“哼”章季氏不以为然,要都遵守这东西,还有宅斗吗?

“不知悔改!”心里默念了一句后,接着说,她说一句,章季氏脸就白一分,这后宅阴私是能摆在明面上说的吗?

“你一闺阁妇人,挑衅武将家眷,挑拨文武关系,是为不忠!”

“你家里小妾通房众多,没有庶子庶女,没有让章家更好的开枝散叶,罔顾老夫人的心愿,是为不孝!”

“苛刻小妾,虐待庶出,是为不仁!”

“挑拨离间,四处寻衅,是为不义!”

“你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可还有脸面在这里乱嚼舌根?”说到底,史诗儿终究不是个狠心的,她把最后的可还有脸面存活于世给改了。

“你……!”章季氏脸色惨白,又惊又气,这话也是能说的,这是要她的命啊!

“你后宅里就你自己一人,你有什么脸面说我?”

章季氏的垂死挣扎大家都看在眼里,虽说自己也有些心惊肉跳,但是对于章季氏,她们同情不起来。

主要是她的手段太粗鄙,太肮脏。庶子容不了也就罢了,别人也这么干过。但是庶女也容不了,别人就有点受不了了!

毕竟,章侍郎的小妾通房是她自己塞的,不是章侍郎自己纳的,更不是婆婆给的。

所以她的做法才更令大家厌恶,平常四处找事儿不说,明明这么善妒还应要往自己脸上贴金,才真让人看不起。就是那些因为善妒而没有小妾通房的人,都比这样强。至少人家手干净。

不过,对于史诗儿,大家也不敢小瞧,这战斗力,爆表啊!不过把后宅里的事儿摆在明面上,她们心里也是有点不舒服的。不过因为章季氏的仇恨值拉的比较多,史诗儿这边承受的很少罢了!

不过,至始至终,史诗儿的便宜姨母都没有说话。史诗儿才走了点儿明白。她说呢!怎么原著里这个姨母没人提及了。太能明哲保身了,就是少了人情味儿。

章季氏的话史诗儿一定是要反击的,“我怎么就不能说,至少我比你干净。”

气儿还是不顺,这章季氏怎么三番四次的都不长记性。史诗儿想起了前世的网络,张口就开骂,“十八般武艺你不学,你偏学剑剑!上剑不学你学下贱,金剑不学你学***恭喜你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——贱人!